易事先生

亦非如此,亦是如此
一个咸鱼写手

自家oc不是自己的系列
向着沙雕之路越走越远
请问谁能介绍一个交流群
十分感谢
|・ω・`)

受苦受的开心。。。和水晶战士、大表哥纠缠了5个多小时
给水晶战士当靶子
与表哥玩接球游戏
这个游戏不适合我这个手残

lof又皮了。。。出现乱码了

You're my best firend

又称“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日我”

*在线灵车漂移,性感无证驾驶*
*拟人注意 OOC警告*
*意识流文笔渣勿喷*
*GirmmXVessel*

从英语习题资料上看到的,觉得合适便用上了(buni

车走流程,最近查的严发评论里

自家丢人设定(捂脸
外貌设定改了一下
剩下的准备下个星期弄
日常一丢脸
企图和dalao一起玩耍
开学,一件恐怖的事情

自己改的沙雕图
表情包自取
我,魔人

在被暴打的边缘微微试探.jpg

死前(开学前)一摸鱼
下午就要回学校(生无可恋
p1p2是给我一杯牛奶的梗
p3大概是大头练习
p4是瞎画的意识流

总结:
我画的都是什么丢人玩意

那什么圣巢学院(中)


最近一直在疯玩忘了发了。。。。
海边真舒服x
渣文预警
OOC警告
沙雕文风
——————————————
  The Hollow Knight有些慌张,拿着粉笔的手在微微颤抖,脚边已经积了一个用粉笔头组成小山堆,背后期待的目光犹如瘟疫一般刺穿他的躯壳让他有些不寒而栗,虽然后辈拜托他让自己给他复习一下虫族历史,也同意让他带几个伙计来他房间里补课,但他却没想到有这么多。。。
  身后一堆拿着书本和羽毛笔正在聚精会神记笔记的Vessel们,有时他们还会抬抬头看看黑板上的要点再一次低下头记到本子上
  The Hollow Knight拿起最后一支白色的粉笔轻咳了几下
“都把头抬起来,这里是重。。。”
  啪叽,有一声粉笔被折断的声音,Vessel们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抬起头不知道是谁的角碰着一个容器的脸然后打了起来,但又不知道是谁又踩中另一个容器的脚后又一个加入了混战,一切犹如多米诺骨牌一样,The Hollow Knight看着眼前打成一团的Vessel们不禁有些头疼,刚低下头准备把两个后辈拉开结果被挥来的骨钉糊了一脸
  Vessel们纷纷停手看着他,失手打到The Hollow Knight的Vessel立马认识到自己刚刚所做的事有多么严重收起骨钉有些惊恐的低下头,原本吵闹的气氛瞬间安静下来,静得一枚吉欧掉在地上都能听清,The Hollow Knight抬高了他的手向那个容器伸去,对方像是去赴死一般把头低的更狠了仿佛想要钻到地下一样,阴影越来越大,对方已经打下最坏的打算如果自己被打到灵魂出窍,大不了一切重来,正计算着自己有多少个悲惨的结局甚连自己的坟前要种什么花都选好时那只手已经按在他头上了,在接触的那一瞬间他猛地颤了一下变得僵直起来,过了八九秒后一切还是那么安静,他不免抬头看看正好对方空洞的眼孔,还是像平常那样平静
“好了午休时间到了,各位都收拾休息一下”
  说罢The Hollow Knight又轻拍了几下头后拿起了一本书坐在一张毯子上阅读起来

  Hornet拿着虫族历史朝着前辈所在的房间走去,她原本是要和Vessel们一起前去补一下历史,但半途中导师有事交给自己不得不推迟
  轻轻的打开房门往里面看看正准备询问立马有没有人时,里面的场景让她有些想笑, 面前高大的前辈此时此刻坐在毯子上,周边身上挂满了熟睡的容器只露出一个头和拿着书的两只手臂
  Hornet刚想开口说话The Hollow Knight就抬起一只手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她不得不再把们关上
  还是不要打扰到他们为好

那什么这里创了个空洞骑士交流群可原创炫耀自己孩子啥的,初期人少不要介意,后期可能会开语C,当然可以披自家孩子的皮哦√
但这里不欢迎找事,玻璃心等
欢迎加入那什么HK√,群聊号码:861324909

尝试性摸个鱼

第一次玩的时候,买地图没有买指南针看了好半天也没有看懂。。。。。

当时以为遇到了奸商。。。。

画渣警告

那什么圣巢学院

文笔渣不喜勿喷
人物严重OOC
学院向,不拟人
沙雕文风
小骑士依旧不能说话
看了B站上空洞骑士版芬达广告蹦出来的脑洞
——————————————
  Vessel有些懵逼
  他现在坐在一把椅子上对着黑乎乎的抽屉听课,傍边则是Hornet与Quirrel
  自打辐光被封印后,圣巢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后,他就和其他的Vessel与The Hollow Knight一起安息长眠与地下了,但神奇的是,不知在地底下睡了多久,他隐约感觉到有什么声音在喊他,刚睁开眼,不是那些已经破破烂烂的白色容器,而是一堆堆刚刚苏醒的Vessel,他们也和自己一样懵逼的站在地上摸摸自己怀疑这所发生的一切都是梦
  Hornet说,当时她也很懵逼,她只知道黑卵圣殿那里传出了巨大的颤动时立马运用自己的优势第一个到达目的地去查看,刚把那些为了保护洞里那些Vessel的土墙打破就看见一堆容器和The Hollow Knight从洞口像洪水一般涌了出来

Hornet:被容器淹没,不知所措

  Quirrel也很惊奇,毕竟他只知道自己跳入了水中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但貌似这一次震动好像把一些死去的人都复活起来了,当然 不包括那些被你吸去灵魂的虫子
  白王他们也复活了,在经过一系列休整之后,请点容器的数量安顿他们好后,经过众人慎重考虑与讨论为了虫族的的文化,为了虫族的顶梁柱们撑起一片美好的未来,他们决定开设学校提高教育理念来达到文化复兴(?)
  Vessel有些懊恼的坐在椅子上,台上是那个老奸商在讲数学,当时在圣巢还没有解除危机时不知道他坑了自己多少吉欧,导致他只能到处砍虫吃土,好不容易熬过这一堂课含着泪看着发下来的一张纸上写满了诸多数学题不禁想提起背上的骨钉冲进教师办公室和他决一死战前,理智告诉他当初自己被那巨大的骨钉所暴打只得作罢
  离下一节课的时间还早,他搬了几落书搁到椅子上尽量让自己能看到黑板而不是黑了吧唧的抽屉
“你这样未必也太麻烦了”
  一旁Broken Vessel一脸嘲笑的看着他被对方瞪了一眼才收回去,自从他脑壳子被修补好以后变得皮了来
“要不,我帮你个忙,啊,请把手上的骨钉放下,不是坑你的”
在 Vessel的瞩目下,Broken Vessel推来一把奇特的椅子然后在对方“就这样了,我有事先走了”的眼神看着对方离开
  上课了,Vessel坐在那把奇特的椅子上安安静静的听着课,看是能看见了但周围的目光有些让他背后发凉
  过了几天,他发现自己的桌子没了,反而那把奇特的椅子上倒是多了一块板子,又过了几天,他又发现自己这个班与其他班的Vessel都坐着这种椅子
  白王来学校视察教育工作刚推开门发现一排排婴儿座椅上都坐着一个个安静听讲的的Vessel,其中还混杂着一些因为体型的优势不需要这种椅子的,他们则是坐在学校之前统一安排的课桌和椅子上,白王严重怀疑自己来到了圣巢幼儿园。。。

Vessel:被安排的明明白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