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事先生

亦非如此,亦是如此
一个咸鱼写手

被朋友安利入教了
自家一个oc,艾尔维希
画渣辣鸡上色法

就悄咪咪的
文渣想尝试
企图和圈内大佬勾肩搭背

七日情话

*3549注意*

*人物ooc*

*文笔渣慎入*

本来想写31天结果写不下去了。。。土味情话预警

—————————————————

第一天:

「嘿,Doc,麻烦过来一下」

  049烦躁的将手上的书籍放下转身去看那位老友,刚想问点什么就被对方抓住一只手捧了起来

「Doc,你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吗?」035指了指自己的手背

「你的手背」049如实回答

「那这个呢?」035又指了指自己的手心

「这是你的手心,哦,别闹了....我还有工作要做,我的朋友」

「那再问最后一个,你是什么?」

「如你所见,我只是个医者,035」话音刚落,049还未反应过来就被035紧紧抱入怀中

「你说错了,傻医生,你是我的小宝贝」



第二天:

由于昨夜工作了三个晚上没有好好休息,049放下手中的笔记从椅子上站起来后,眼前一黑,耳旁一直在嗡嗡作响,往后退了几步撞上了一个东西

「走路看着点,Doc」035有些不耐烦的看着049

「抱歉,我错了」049揉了揉有些发涨的太阳穴,向老友道歉后突然被横抱起来,吓得他打了个激灵

「老是撞在我心上让我不得安宁~」



第三天:

「Doc,你是哪里人」035坐在桌子上询问着正在整理资料的049

「从桌子上下来,035,我记得我跟你说过,我是....」

「我知道了!」035打断了对方,从桌子上下来凑近那位黑袍医生

「你是我的心上人」



第四天:

今天是个努力工作的好日子,049坐在椅子上写着笔记,而035则是坐在一旁看着他,过了一会,049被盯得有些不舒服,放下笔也看着对面的老友问道

「有什么事,我的朋友」

「Doc,我一直以为你是最完美的,可今天我发现你有个缺点」

「什么缺点,说来听听」

「缺点我」



第五天:

收容室的门突然被破开,吓得049一刀直接插入尸体的心脏里,叹了一口气惋惜着又一具好好的材料毁了后看向一脸兴奋的老友

「Doc!我终于知道我想成为什么人了!」

「什么人?」

「你的心上人!」



第六天:

双方坐在沙发上各自捧着一本书聊起了人生,他们聊了不知多长时间,035问道

「Doc,恕我直言,我有一个人生建议会让你终生受益」

「那么说出来,让我借鉴一下?我倒要看看你能给出什么意见」

「和我在一起,永生永世」

「噗,管好你那张只会说情话的嘴」

「可这些情话只喜欢对着你说,Doc」



第七天:

049把035摁在视力表前的板凳上,035很好奇刚准备开口问这是干什么,被049一句“检查视力”堵了回去,过了好长时间,差不多把视力表上的图案抽察完时,049才罢休

「你近视吗?」049问道

「不啊?什么了?」035有点懵逼

「那为什么你看不出来我喜欢你」

「...」

035看着漫不经心的正记着笔记的049一会,突然捂住心口



遭了,是心动的感觉


生物课上摸鱼
决心当个恶魔

生物书一姐,蛋白质女王

关于一些沙雕的主播设定

自习课时的脑洞,大概是大家都在直播的设定,现代向那种,只想出来一部分。。。

——————————————————

背景:大概就是白王和辐光各开了一个直播网站然后大家在里面直播


美食区:

  失落近亲:区内ID「大表哥」,原是游戏区的虫后来又到美食区做一些糕点之类的,后被潜伏在美食区的辐光拐到另一个的直播网站(辐光的)

  被拐之后对于橙子口味的食物的喜爱接近于癖的程度


游戏区:

  纯粹容器:区内ID「先辈」,靠着变态的技术和熟练的操作在游戏区排名第一,直播不露脸不爆音,涨粉速度贼快,掉粉也是,貌似是经常会咕咕,在区内因为ID谐音太像“仙贝”一直被粉丝这么称呼

  后来不知是什么原因宣告退出游戏区去生活区直播种橘子了,并因为种出许许多多品种奇异的橘子(大多是不可食用)粉丝也依旧上涨,当然,还跟以前老样子,会咕咕

  经常在白王、辐光的直播网站之间活跃


完美容器:区内ID「骑士」,在「先辈」退出游戏区后又一位dalao,非常尊重先辈,直播中因为打游戏套路贼多,皮但不断腿,经常让对手和粉丝感慨一声“变态”,在经过不屑努力后登上游戏区NO.1宝座并人送外号“圣巢一哥”

  与隔壁舞蹈区一个团队里的团长是盟友,貌似还打过一架(?)


左特:区内ID「生命终结者」,在游戏区里技术并不咋滴,以嘴炮著称,粉丝也都是抱着“饭后消食”的心态看他咆哮着打游戏为乐(具体见德国boy),和骑士老是过不去,说自己的技术比他还好


手工区:

  大黄蜂:区内ID「遗迹守护者」,手工区dalao,擅长用针线缝制一些布偶,装饰物什么的,还会做一些防身的东西。。。。例如等身高跟针一样的武器,抛在空中会射出两条线固定的刺团。。。。

  曾把游戏区的“圣巢一哥”摁在地上摩擦过


广播区:

奎若:区内ID和真名一样「奎若」,一个很正经的小哥,经常和自己的师父「莫若蒙」一起做广播,声音虽低沉但富有磁性,耳机党的福利

  在直播中总会收到一个ID名为「The Knight」的听众热烈打call和一堆礼物,据说还是奎若应援团团长来着

  很喜欢养水母,家里有一缸


舞蹈区:

格林:区内ID「Girmm」,舞蹈区dalao,格林剧团的领导者,偶尔会直播,被众多粉丝们称为“团长”,舞蹈虽然猖狂但却不失优雅和华丽,再加上火焰的特效总让人惊叹

  已婚人士,有一子但不知道孩子他妈是谁

  有时候会在观众席里抽取一人并定时间与其共舞,正好抽到第一次被推荐来看他直播的「骑士」,因为对方不会跳舞还踩了他一脚打了起来,最终不知坐了什么交易结为盟友(?)


关于自己的体质

发现自己有一个特别的体质


错字手残反应慢

聊天特别容易把天聊死聊尬

负面buffget√


第一排与最后一排

*杰佣*

*糖*

*严重ooc沙雕文*

*第三人称视角大概*

文笔极渣,经赶慢赶写出来的,质量次的狠,不喜勿喷

有生之年第一次写糖。。。

——————————————————

  要听故事吗?这是一个非常无聊的故事,主角是一个名叫奈布·萨贝达的小男孩

  在欧利蒂斯学院高中部他在最后一排坐,当然并不是成绩的原因,他是从外地转来的学生,老师看没有位置了便在后面添了个位置就完事了

  在上课时,因为自身是廓尔喀人的原因,165cm左右的个子让他十分苦恼,前面的大高个左晃右晃把黑板挡的严严实实的,半学期下来,成绩比入学时下滑了好多,奈布欲哭无泪的趴在宿舍床上想着要不要放弃双休日把时间献给补习班,待第二天早上去班里准备早读拿出课本时,一排排不属于他的字迹映入眼帘,啪的一下迅速合上课本冲出教室看了看班级门牌,很好是自己班,又回到位置上看看周边,克利切的迷你手电筒,艾玛的太阳帽,威廉的球,约瑟夫的照相机,靓仔的二脚踢。。。没毛病啊??!他开始懵了,坐在位置上一脸呆滞,安静的像个瘫痪在床的老人(bushi),这时身后有人拍了拍他,奈布顺着手的的来处看去一个大高个挡在他面前

“你的座位,在前面”奈布看着对方指的方向,明显是指在第一排

“我,跟你换了”

这是他们第一次相遇

杰克在班级里一直是在老师心目中是在老师心目中是个好学生,但又是个坏学生,喝酒,抽烟,去酒吧蹦迪等,脸上还有一道8cm长的浅浅的刀疤,细看才能发现,这是在与其他班的男生打架留下的伤痕,但总而言之,他在男生中是最突出的,在女生中是像明星一样的存在,在奈布刚转来时也是抱着一颗收小弟的心态把第一排让给了他,但当他看到这个小矮个仅靠一人之力把自己的小弟们全部打趴下后差点喷出一口水来,随后杰克为了接近调查他而不得不和他拉近关系,以补习的名义搬进了奈布的宿舍、吃饭一起、出去玩一起、写作业一起、看电影一起、上厕所。。。各上各的,在这段时间里杰克周边的人感觉他变得越来越不对劲天天和那个小矮个一起,班主任好几次去找杰克谈心说“我知道你们是真心的但现在眼下学习为重”之类的话搞的杰克一头雾水

  期末考试以后,奈布的成绩出来了,比入学时成绩往上蹭了好多,直逼班级前十,当奈布拿到成绩时开心的直接在大庭广众之下把杰克抱了起来,杰克本能的想挣脱开,但手刚放在对方的头上准备把他推开时,一张笑脸对着他绽开,阳光照着对方的发丝让杰克突然产生一种可爱的错觉



「遭了。。。是心动的感觉」



  自从以后,杰克便喜欢上这个小矮子,就因为那个笑容,这让他感到安心,同时他也喜欢紧紧的抱着他就算睡觉也是,这让奈布也十分头疼

“放开,从我床上滚下去”

“不要”

“为什么?”

“因为你软软的”

“。。。。”

最后杰克被被子裹着直接被扔出宿舍在走廊过了一夜,当时宿管大爷看到走廊躺着个人时,差点心脏病犯了



  情人节到了,学校的女生躁动了,一堆人偷偷的往杰克的抽屉狂塞情书,杰克很是紧张,但并不是因为这个,他手里拿着一张淡绿色的信封他看着四下无人的教室偷偷的把信塞进以前自己坐的那个第一排,这是他第一次写情书,当把信塞好后长舒一口气转身微笑准备走人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在他面前出现

  场面一度尴尬了起来



故事在这里被打断



“那然后呢?那两个人怎么样了?”

  一个小孩静静的看着床边给他讲故事的母亲焦急的问结局如何,他等不及了于是干脆让母亲跳过

  母亲毫不在意的笑了笑道“然后啊,那个叫杰克的人在毕业的前一天向他表白,但结局有些让人出乎意料,他接受了他,他们开始同居一起生活在了一起,连工作的地点也是一样,再后来他们举办了一场婚礼还领养了一个可爱的孩子”

这时,房间的门被打开了,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走进来

“该睡觉了,亲爱的,已经很晚了”

“可是。。。我还没听完”

“下一次吧,再说了,晚上睡觉晚会有怪物来吃你哦!”

“我睡!我睡!我错了!”

  关上床头的灯,两人陪伴着孩子看着他安然入睡后静静的离去

“你跟他讲了我们俩发生的事”

“只是故事,杰克”

“你以为我没听到吗?小矮子”

“当然”



在月光的照耀下,他们生活的很幸福

























小剧场:

  奈布看着杰克一脸严肃

“嘿,小矮子。。。你听我解释”

  杰克开始慌了,他看见奈布跨着大步走来他吓得连连往后退直到无路可退,正当他在大脑里脑补自己的1000种死法时一封粉嫩嫩充满着少女心的信拍到他脸上时他直接懵了

“给你的。。。我自己写的”

  话音刚落奈布边像风一般跑了,只留下杰克独自在风中凌乱


论如何成为一个049吹

*3549注意*

*极度ooc!文笔贼差!*

*以035为主人称视角*

大概是自己对049疯狂赞美。。。

—————————————————

  他是完美的,任何人都比不上他

  他是神完美无缺的创造物,是提坦之子手下最细心而且精巧的工艺品,而且,智慧与勇气并集为一体的女神雅典娜,将最纯洁的灵魂与神圣的呼吸赐予了他,并为他穿上了洁白的袍子,提坦之子并没有将恶封存他的体内只有善,他教他的知识,最主要的是还是医学,他学习很快,很聪明,赢得众神的注意与喜爱

  这是一个重要的日子,他被众神们送去了凡间,他带着众神的礼物与祝福和造物主普罗米修斯给于他的使命,为人间祛除疾病,为他们带来健康,他的足迹遍布大地,他从不怕饥饿,因为地母该亚会让果树迅速成熟供他食用,用树的年轮为他指向疾病严重的地方,他也不怕来自大海的威胁与被河水阻挡的路,海神波塞冬会帮助他,海神手拿三尖神叉一挥,大海会为他而分开,叉柄敲击地面,河流会被分开

  他为世人们所赞美,人间是美好的,但总不乏有罪恶,嫉妒他的人们拿世界上最坚硬的锁链将他束缚住,用被太阳神福玻斯所驾驶的太阳车上的烈焰所促练的匕首来切开他的腹部,在制作这把匕首时,许多人都被车上的火焰所烧成灰烬,但这又何妨呢?只要能让他感受到痛苦,他们什么都能付出

  金色的匕首被神火所淬炼,在刀尖接触肉体时,总会让皮肤轻易的烧焦,他们将肮脏的手伸入他的体内,拽出肠子与一瓶瓶药,这些药可以使他们变得更年轻且更有活力,更加健康

  他永远都不会死在太阳出来的那一刻,伤口会永远的愈合,他也不会老,这让那些人的后代越来越猖狂,跟黑铁世纪的人没有两样!这些人丑恶的嘴脸玷污了他!这是不敬!

  渐渐的,事态开始严重起来了

  他被困在暗无天日的牢房里,黑暗渐渐侵蚀他的内心,他天天以泪洗面,出现泪水在他的脸上不再滑落,反而让一些皮肤变为银白色,随后又连接成一个银白色的乌鸦面具,体内所生成的药物变为毒药,喝下它的人会迅速衰老在痛苦中死去,铁链被扯断眼中再无纯洁,只有复仇的怒火与无尽的黑暗,多年来的怨气萦绕在他周身并将白袍染黑

  他再一次自由,黑色的“死神”不断帮助那些人实现永生,黑色的乌鸦在它周边飞旋为人们宣告主子的到来,他依旧心存“善念”,一直在”帮助”他们,他让他们得到永生不会病、老、死去,他们失去了心智,永远追随着他

  但是。。。。

  无论他变成什么样,他就是解药!他就是我的神!无论你们怎么说,我依然爱着他!信仰着他!他也同样会对我施舍仁慈!



  谁都无法阻止我


热可可

*年龄操作*

*大骑士X奎若*

*严重ooc欢迎捉虫*

只通关了一周目,对于剧情什么的还不太了解,可能会出错,不喜勿喷

——————————————————

  自瘟疫消退以后,死气沉沉的圣巢又重新充满了生机,死去的虫子与植被又活了过来,当然他也不例外,当他从浅水里惊坐起来慌张的看向四周,还是一样的场景,她已经见证了一次圣朝濒死的状态,但又一次见证了圣朝恢复了生机,只不过这一次少了一只虫与他一起见证罢了,静坐着听着水流的声音,当准备要再一次跳进湖里时,仿佛有一只手拉着他,不要再往前更进一步,浑身颤抖着看着水面所倒映出来的身影,心中总有一个不知名的执念在不断膨胀,奎若不明白自己这种情感是从何而来,在湖边站了一会儿,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拔出在跳河前插在地里的骨钉,再一次朝着圣巢而去。

  地下的空气冰凉且潮湿,再加上这个时节的温度在渐渐降低,奎若搓了搓手,往火堆旁又凑近了一些,并像以往一样直接就地露营,他已经习惯了一只虫,一直都从未感到过孤独,但这一次一觉醒来后舒展了一下身子,伸手准备去够放在一旁的剑,但却碰到了另一件东西。

  一个用白色杯子盛着黑棕色的液体,还是热的正在往外冒着白色蒸汽,小心翼翼的拿起来闻了一下,一股甜腻的味道直冲上脑门

“热可可?”

  他之前在某一个地方尝试过一次,但因为味道的原因没敢喝完,拿起白色的杯子尝试性的抿了一口杯中的东西,黑棕色的液状物顺着食道而下,身子稍稍暖了一些,不像之前那么冷了,味道还能接受,就是有一点甜过头了。。。喝下半杯后,还是因为味道的原因又放回了原处,还是不太习惯甜味,但还是对着杯子说了一声“谢谢”,向那个陌生虫表示谢意后,继续踏上旅途。

  在圣巢探索的同时,奎若也在好奇是哪一只陌生虫会给自己送东西来,每一次激战或休息过后,总有一杯同样的饮品会在自己面前能注意到的地方放置着,同样他也会每一次拿起喝个半杯后放回去说一声“谢谢”,久而久之他开始在每一次休息时都会装睡一阵子,听到动静立马坐起来察看,但一番折腾下来,最大的收获也就只是捕捉到一个慌忙逃窜的身影。

  惊喜总是来的,突然连续几日没有休息好的他有点吃不消,却依旧想要一探究竟,火源带来的温暖,渐渐涌上来的困意,让他愈来愈困乏打了个哈欠有些撑不住了,毫无意识的闭上了双眼,在渐渐进入梦里时,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又将他拉了回来,悄悄地张开一条缝,一个高大的身影鬼鬼祟祟的朝他走近,这般身躯再配上这个动作显得十分好笑,对方越来越近在离他不到四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只见他在怀里摸索着什么东西,拿出一个杯状物拧开盖子,一股熟悉的味道向四周扩散,奎若又悄悄睁开了一点,希望能看清对方的容貌,但动静过大,不甚让几枚小石子从身旁掉落,即使这一点微小的声音也让对方警惕起来,放好东西立马窜了。

  自从这件事发生以后,回落就再也没有收到过那只虫送到的饮品,但奎若对对方的气息仿佛在哪里遇到过似的异常熟悉,但他却又怎么想不起来,让他有些头疼,随后甩甩头把这个问题打消和往常一样游荡在圣巢各个的角落,不过这一次是漫无目的的去探索罢了,同样熟悉的路,熟悉的场景,螳螂村依旧照着老规矩挑战者胜利才可放行。

  在伸手不见五指中的巢穴行走,从怀里取出一盏灯,小心翼翼的摸索着前方的路,但还是避免不了意外发生,泥土与石块松动,支撑不住奎若的体重,直接导致崩塌掉落在一个空旷的环形场地,立马捡起掉在地上的灯,刚起身背后一寒,下意识转身劈下一计,一只刻尘者活生生的被砍成了两半后,看到一名同伴牺牲后四周爆发出虫子们的啸叫,冲出自己的栖息地一拥而上,急切的想把它撕成碎片吞吃入腹。

  在准备拔出骨钉做好将死在这里出不去的心理准备后,面前数十只克神者扑上来时,突然失去重心向后跌去,被不知名的生物圈进披风中,被紧紧环住护好之后就在一片漆黑中听到虫子们痛苦的哀嚎与恐怖的嘶吼声...他又来了,只不过这一次所出现的地点不同而已,过不多久,惊慌的逃窜声渐渐远去,回归于平静,披风被掀开,映入眼帘的是成山似的尸堆,他呆呆的看着,背后一声轻微的嘶吼声将他拉了回来,奎若扭头看去。

  这是一只已经成年的黑色甲虫,坚硬的壳泛动着生命的光泽,慢慢的看着他的面具,一股莫名的熟悉感突然涌上,尤其是那对角在脑海中与一个小小的身影渐渐重合,与面前这位高大的甲虫形成强烈的反差颇为相似,甚至让奎若怀疑自己刚刚下落时,是不是磕到了头才会产生这种荒唐的想法,但还是抬手放在那只虫的额上试探性的问道。

“你回来了?”

  明显感到对方颤了一下,怔怔的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随后将奎若的手顶开凑过去贴近他的额头,奎若刚想问点什么,又被塞入一杯和之前同样的饮品,随后另一只手被对方拉起,在手背上面轻轻的描绘着什么。

「你也回来了?」

  这次是换成奎若愣了一下,呆呆的站着,随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随后又变为大笑



是的我们都回来了







ps:别问我为什么虫子突然不怕火怕冷,剧情需要



前2p是在学校摸出来的新oc,休斯顿的朋友,卡洛琳
后2p是详细设定(未完成)可能会删改